1 前言

對於死者的遺言,人類基於宗教之情緒或一般心理,均極為尊重。所謂「人之將死,其言也善」3,即徵尊重死者最後之遺言,乃人類之傳統感情。然如何確認死者之真實意向,進而使其真實意志在大去之後仍得以延續,挑戰法律人對於遺囑的解釋與制度設計。尤以,遺囑人死亡後因遺囑所生紛爭,經常致使兄弟鬩牆,親友反目,徒使遺產成為血緣聯繫的氯化亞鈷試紙,親屬雖各懷鬼胎,深藏內心的欲望終究無法脫免「魔鬼的試驗」,反應後終究豬羊變色。本文嘗試透過涉訟之遺囑判決,觀察涉訟遺囑之特色與法院態度,分析實務上何種遺囑在何種情況下易被認定為有效之遺囑。

2 文獻回顧

我國探討遺囑之文獻極少,以實證方法分析遺囑者更為鮮見。黃詩淳(2014)整理2000年至2012年2月29日之涉訟遺囑4,分析榮民預立遺囑之實態與內容。以下之研究將以之對象,嘗試與該文獻對話。

3 研究方法

3.1 資料來源與介紹

本文所使用之資料係2010年至2019年我國地方法院所有的遺囑涉訟判決。本文所使用的資料來源切分為兩部分,一部分為2010年至2018年之判決,來源為臺大法律資料分析研究室;另一部分為2019年之判決,以案由為「遺囑」為搜尋依據,使用司法院法學資料檢索系統所得之資料。經排除不相關的資料後,所得用以分析之資料共計271筆。關於資料處理相關細節,詳見下表。

Year 2010-2018 2019
Source Lab LRRV
Raw 385 145
Irrevalent 144 115
Available 241 30

3.2 編碼方法(labeling)

本文欲觀察涉訟遺囑之普遍特徵,因此希將判決中所能取得的資訊進行編碼;惟為避免編碼結果無法解讀,或在未形成假說的前提下隨意編碼,造成無意義的結果(或甚至造成結果解釋上的偏誤),因此本文在編碼時所選擇的變數,均係在後續解釋時可期待被詮釋並給予法律上意義的變數。要注意的是,有些變數雖有編碼但沒有使用,因遺漏值太多的關係。不過,「遺漏值太多」本身或許也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示,所以其實也不完全是徒勞無功。經分類後的編碼表如下。

Chinese English type rule
遺囑人相關
性別 gender categorical 男 1 女 2 不明 3
特殊身分 identity categorical 榮民 1 身心障礙 2 無 3
婚姻狀態 marriage categorical 未婚 1 已婚 2 離婚 3 死別 4 再婚 5 不明 6
死亡日期 death_day string
出生日期 birth_day string n=26
遺囑相關
遺囑效力 result binary 無效 0 有效 1
遺囑類型 types categorical 自書遺囑 1 代筆遺囑 2 公證遺囑 3 密封遺囑 4 口述遺囑 5
是否有其他遺囑 other_wills binary 無0有1
遺囑日期 will_day string
有無專業人士參與 specialists dummies 律師、公證人、地政士均產生一個dummy
遺囑處分標的 will_target_type dummies 不動產、存款、現金、債權、股票、貴金屬、汽車、其他、不明均產生一個dummy
遺囑處分種類 will_law_property dummies 遺贈、指定應繼分、分割方法指定、信託、交代喪葬方式、交代祭祀方式、禁止遺產分割、指定遺囑繼承人、表示使某繼承人失去繼承權、指定監護人、其他、不明均產生一個dummy
遺囑受益人 beneficiaries dummies 配偶、兒子、女兒、男內孫、女內孫、男外孫、女外孫、父、母、兄、弟、姊、妹、無、媳婦、男性侄/甥、女性侄/甥、異性伴侶、同居人、友人、慈善機構、教會、義子女或乾子女、看護、其他、不明、無均產生一個dummy
排除繼承 exclude_successors dummies 配偶、兒子、女兒、男內孫、女內孫、男外孫、其他、無均產生一個dummy
繼承人 successors dummies 配偶、子女、孫、父母、祖父母、不明、無均產生一個dummy
繼承人數 num_of_successor integer
受益人數 num_of_beneficiary integer
原被告相關
原告 plantiff dummies 配偶、兒子、女兒、子女(性別不明時)、男內孫、內孫(性別不明時)、男外孫、孫子(性別、內外關係不明時)、父母、兄、弟、兄或弟(排行不明時)、姊、妹、姊或妹(排行不明時)、義子、義女、義子女、同居人、朋友、姪子、姪女、姪子女、榮民服務處、不明、其他均產生一個dummy
被告 defendant dummies 配偶、兒子、女兒、子女(性別不明時)、男內孫、內孫(性別不明時)、男外孫、孫子(性別、內外關係不明時)、父母、兄、弟、兄或弟(排行不明時)、姊、妹、姊或妹(排行不明時)、義子、義女、義子女、同居人、朋友、姪子、姪女、姪子女、榮民服務處、國有財產署、不明、其他均產生一個dummy
原被告關係 relationship_bw_pd dummies 兄弟姊妹、兒女v父母、孫v祖父母、受遺贈人v遺產管理人、受遺贈人v繼承人、姑叔伯舅姨v姪侄甥、遺囑執行人v繼承人、遺囑執行人v遺產管理人、遺產管理人v繼承人、不明均產生一個dummy

4 敘述統計相關分析

4.1 遺囑人相關資料

4.1.1 性別

關於性別,本文設定的假說為:女性遺囑人涉訟比例應會高於男性,理由是:因女性預期壽命較男性長,而結婚時通常女性的年紀比男性低,因此女性遺囑人死亡時,其配偶應已去世,在此情形,因父母輩均已離世,子女輩繼承人關遺產之爭執可能會較父母輩仍有人生存的情形更為劇烈,因此訟爭性更強。 不過,這樣的假說是建立在男性為遺囑的比例與女性為遺囑的比例類似的情形,亦建立在男性與女性死亡人數差不多的前題,另外亦必須汰除無繼承人的情形。因此,本文決定以其他數據處理此假說的問題。此處僅簡單呈現資料分布。 從上圖可以發現,大部分的涉訟遺囑均為男性。但這樣的結果事實上有些偏誤,因為資料中有大約四分之一的遺囑是榮民所為,而榮民均是男性。因此,在排除榮民所為之遺囑後,性別分布大致如下: 即便扣除了榮民,涉訟遺囑中仍有62%的遺囑人是男性。不過是否有可能分布與是死亡人口的性別比例相同?於是本文從我國每年死亡人數性別比例5,去對比該年死亡人口中遺囑涉訟的性別比例。本文排除遺囑人於2010年以前死亡的涉訟遺囑,因資料量每年均不足10筆,性別比的解釋上會無意義。 從上圖可以看到,涉訟遺囑性別比例年與年之間的波動頗大,不過大概是因為資料量太少,多一件或少一件可說是牽一髮動全身。因此,在考量每年死亡人數性別比例沒有特別趨勢的情形下,應該可以不特別區分性別。如此可以發現,涉訟遺囑人的性別分布與遺囑人死亡該年死亡人口的性別分布並沒有特別的差異。

4.1.2 特殊身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