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介紹

司法院針對殺人罪、毒品犯罪、搶奪強盜及妨害性自主等社會矚目案件設有「量刑資訊系統」及「量刑趨勢建議系統」,提供實務界法官論罪科刑的依據。惟前者的資訊系統過於制式化,編碼人員的編碼程序不夠縝密,量刑因子的精確性亦有待提升。後者系統則係以統計迴歸方式分析實務判決資料後,依政府機關、學術單位及民間團體等焦點團體建議,調整量刑因子及影響力大小製作而成。亦可見該系統人為應然介入之因素過多,無法客觀分析法官於判決量刑時實際參酌之量刑因子為何。

故本文嘗試分析近一~兩年故意殺人或相關死亡結果的刑事判決。分析該犯罪所適用的法條、法定加重減輕事由、以及刑法第57條各款之科刑審酌事項,是否對於法官科處有期徒刑之刑度有所影響。藉由對近年法官量刑行為之分析,理解實務界對殺人相關案件的量刑標準。

文獻回顧

本文閱讀近十年來有關殺人罪相關量刑研究的學術著作。其中余麗貞(2010)〈臺灣地區殺人案件量刑因素之研究〉針對民國92到97年全國二十個地方法院,六年間所有殺人既遂、未遂以及預備殺人之案件進行分析。分析的自變項包括法定及其他非法定量刑因子(例如:被害人的性別、國籍、年齡等)。其中,自變項分為「被告」、「犯罪行為」、「被害人」及「法官」等四個類型。再透過描述統計、變異數分析以及多元類別分析,解釋各因素與法官量刑之間是否有顯著相關。然該文結論認為被告「自首」、「自白」、「是否精神耗弱」、「犯罪手法」、「犯罪人數」以及「既遂/未遂」等因素對於法官量刑皆有顯著影響。

蔡彩貞(2012)〈殺人罪量刑之實證研究〉則針對民國85年到93年九年間司法院所公佈二百二十個殺人既遂之有罪判決進行分析。以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項殺人既遂罪、同法第五十七條之科刑審酌,以及作者個人從事刑事審判之實務經驗,定出殺人案件中可能影響法官量刑的35個自變項(例如:精神狀態、年齡、手段、與被害人關係、自白、和解、賠償、累犯與否等)。另外,將量刑加重事由設為「正向」,減輕事由設為「負向」。於統計方法上,使用描述統計計算各自變數在判決書中出現之次數、以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及死刑的案件數量。再使用卡方檢定分析法官「宣告主刑種類」與各影響因素之間關係是否顯著。最後,再分兩階段進行迴歸分析:第一階段觀察法官選擇之主刑種類(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死刑),第二階段再針對有期徒刑之刑度作迴歸。然該研究發現影響量刑之變項包括:「是否可歸責被害人」、被告「是否酒後或相類似情形」、「自首」、「手段預謀」、「對被害人施以救護」、「非累犯」等。

另外,許旭聖(2015)〈從我國殺人罪審判實務的量刑因子分析:論性別對科刑的影響〉一文針對「性別」對於科刑之影響進行分析,以「問卷調查」、「判決統計」等研究方法發現多數法官不會因為被告或被害人的性別不同而影響量刑;惟會因為被告的年齡、職業、學歷,與被害人的年齡而受影響。另,法官的量刑考量大多係根據法定因素(例如:刑法57條),很少著墨非法定因素的影響,亦無所謂女性法官量刑較輕之現象。

陳玉書、林健陽、賴宏信、郭豫珍(2011)〈殺人罪量刑準則之實證分析〉一文則分析2001-2008年共500件台灣各地方法院殺人罪判決。以描述統計、卡方檢定及羅吉斯迴歸等統計方式發現:量處無期徒刑之案件多以刑法第57條中「無悔悟」、「無和解」、「無宥恕」、「無被害者刺激」、「精神狀況正常」等因素審酌量刑。

綜此,有鑒於過往之學術研究者大多具有刑事審判實務,可針對自身在實務判決中所參酌之非法定事由進行分析。本文擬以法官實際於判決書中所書寫的量刑因子,包括:犯罪所適用的條文、法定加重減輕事由以及刑法第57條各款之科刑審酌事項,分析近一~兩年法官於殺人相關案件中審酌的量刑因子為何。盡量避免過多之人為因素,進行客觀中立、實然層面的法官量刑行為分析。

資料來源

本文搜索民國106年1月至107年7月共計514則有關殺人罪或相關死亡結果(包括傷害致死、重傷害致死等)的司法院公開判決。分析該犯罪所適用的法條、法定加重減輕事由、以及刑法第57條各款之科刑審酌事項,是否對於法官科處有期徒刑之刑度有所影響。

變項設計

編碼設計

應變項

自變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