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言

  • 我國從民國97年智慧財產法院成立後,原本由各地方法院管轄之智慧財產相關案件,因智慧財產法院均具有管轄權,使幾乎大部分之案件均轉為由智財法院審理,而此亦同時導致證據保全程序的受訴法院轉向智財法院。在智財訴訟中,證據保全的程序相對於其他訴訟更為重要且必要,訴訟前證據保全程序是否有效落實,即大大影響後續訴訟程序之進行,故本研究即欲聚焦在智財法院中,證據保全案件之分析及研究。
  • 本研究首先會針對目前智財法院中證據保全案之概況介紹,其次,證據保全核准與否,依民事訴訟法第368條之規定,須審酌該證據是否「有滅失或礙難使用之虞」或「就確定事、物之現狀有法律上利益並有必要」,而本條之規定,從智財法院設立以來均未有任何修正,但各年度的核准率卻差異極大(見圖一),本研究從數據分析的角度嘗試找出原因,最後,針對法院以部分特定之理由駁回證據保全案件,是否妥適從學理上作探討。
       圖一 (數據來源:智慧財產法院全球資訊網-統計專區)

    圖一 (數據來源:智慧財產法院全球資訊網-統計專區)

(一)研究問題

  • 不同法官是否會影響證據保全案之准駁?
  • 距離遠近是否會影響證據保全案之准駁?
  • 是否有其他案件外因素影響證據保全案之准駁
  • 法院以特定之理由(文書提出義務、損賠計算基準)駁回證據保全案件是否妥適?

(二)研究方法

本文以司法院裁判書查詢網站作為搜尋判決之資料庫,以「保全證據」為案由關鍵字,檢索我國截至2019年12月31日以前,智慧財產法院所有聲請證據保全之民事裁定,統計並分析關於保全證據案中與案件本身內容無關之客觀因素,如「法官」、「地點」、「有無訴訟代理人」等資料與核准率之關係。

(三)研究範圍及限制

  • 依上述關鍵字檢索後,發現民國97年至民國101年之裁定,僅能查詢到抗告審之裁定,經寄信至司法信箱詢問後,司法信箱回信告知:「一、經查,依101年1月20日司法院廳行一字第1010002467號函表示,聲請保全證據事件,因事涉公益且攸關執行程序之隱密性,以不公告主文及不上傳為宜。本院97年〜101年證據保全之裁判書依上開函示,不上傳提供查詢。」,故上述範圍內之判決,因未公開而無法取得,故本次研究範圍為民國102年至108年之證據保全案件。
  • 而聲請解除證據保全之案件,因民事訴訟法376條之2第1項之規定,保全證據程序終結後逾30日,本案尚未繫屬者,法院得依利害關係人之聲請,以裁定解除因保全證據所為文書、物件之留置或為其他適當之處置,僅是形式之判斷且與本文研究問題無關,故也將其排除。
  • 有部分判決因涉及營業秘密,導致有缺漏的資訊,例如對於執行證據保全的地點保密或無法得知判決的法官,此為本次研究之限制,

(四)研究樣本

  • 有效樣本:203件
  • 證據保全第一審案件:170件
  • 抗告審案件:33件

二、 智財法院證據保全案之概況

(一)年度案件量與核准率(102-108年)

    (數據來源:本研究自行統計)

(數據來源:本研究自行統計)

(二)案件所涉智慧財產權種類統計

  • 絕大部分之案件涉及專利權,而商標權、著作權、其他智財權(營業秘密、植物品種權、公平法等)占比較少。